選到最後八天,連勝文越選越不開心,總在抱怨選舉走了樣。11月18日連勝文推出街舞廣告,最後字幕說出他的鬱悶心情:「街舞比的就只有技術跟專注,從不在評分範圍內的字,叫做背景身世。主觀上,你對候選人的好惡可以很直接,但政見需要的是,客觀的被了解」。

連勝文抱怨大家都只看到他的權貴家世,抱怨大家都只放大他的負面發言,抱怨大家都只存心看他出笑話,抱怨大家都不看他的政見。他常感到不解與不滿,政治世家藍綠都有,為何只有他遭到空前嚴厲檢驗?直到今天,他仍然認定自己輸在「輿論的不公平待遇」,不是輸在自己表現。他從來不知道也不承認,這種「只會抱怨別人、無能檢討問題、無心檢討自己」的一貫作風,正是他越戰越敗、越選越痛苦的根本原因。

就以政治世家來說,藍綠確實都有政治世家,但沒有哪個官二代第一次參選,就敢肖想奪取首都市長!被網民同樣KUSO為「父酬者聯盟」的國民黨高官第二代郝龍斌、朱立倫、吳志揚,都是從立委開始選起,郝、朱、吳三人不管是個人資質或學經歷,都比連勝文更加傑出,但每個人都深知從政之路只能按部就班,必須一步一腳印,不能好高騖遠,肖想一步登天!

台北市長是總統之外,足以牽動台灣政局的第二樞紐,正因為角色極其重要,台北市民對於市長條件的要求也特別嚴格。以最近三屆台北市長為例,陳水扁與馬英九後來都成為黨主席和總統,郝龍斌目前也兼任國民黨副主席。

馬英九1998年參選台北市長,已經當過研考會主委、陸委會副主委、法務部長;郝龍斌2006年參選台北市長,也已經當過兩屆立委、新黨全國委員會召集人、環保署長。以馬郝兩人參選台北市長之前的從政準備,對比連勝文的淺薄經歷,更可看出連勝文肖想一步登天參選台北市長的荒唐可笑。

至於更講究民主初選的民進黨,黨內天王第二代更只能腳踏實地,從更基層的民代做起。陳水扁之子陳致中,如今只是高雄市議員;謝長廷之子謝維洲,今年也只是初次參選台北市議員,不管是哪個民進黨縣市長,都不是權貴出身,都必須歷經比國民黨更加漫長的從政鍛煉,根本不可能肖想連勝文式的一步登天大躍進!

也難怪早在連勝文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之初,〈商業周刊〉就在2月26日以「連勝文憑什麼」作為封面故事,質疑「連資歷不出色,沒政治成績單」,何德何能成為台北市長熱門參選人?但作弄人的歷史,卻送給連勝文第一個機會,讓他打敗丁守中脫穎而出,在4月25日成為國民黨候選人。

問題是,連勝文「資歷不出色,沒政治成績單」的內在貧困,終究無法長期掩飾,一度因為率先初選而炒熱的領先民調,在6月中旬柯文哲確定出線之後,就開始步入死亡交叉,此後柯文哲民調就一路領先連勝文,兩人差距不斷擴大。

連勝文常怪大家不看他的政見,顯然並非事實,而是因為他對市政不甚了解,常在提出之後不到一個禮拜,就經不起各方檢驗,不得不縮手改口。

例如2月24日宣布參選,連勝文曾提出「西區復興」政見,主張把市政府從信義區遷到大同區,但隨即引發市府員工反彈,他立刻縮手不再堅持。另如5月28日,連勝文在東京提出「新生高地下化」政見,立刻遭到民進黨立委姚文智痛批「無知與膚淺」,指出連竟然不知道新生高地下化必須挖到20米以下,至少要花200億才能完工,連旋即放棄這項主張。

另如7月28日,連勝文刻意在外資聚會場合,以英語宣布將在社子島設立自由經濟示範區,不但鬧出把社子島當做「台北西北方的一個小島」笑話,還對同屬國民黨的郝市府所規劃的「社子島開發計劃」毫無所悉,立刻遭到市府以「窒礙難行」為由予以拒絕。

另如7月30日,連勝文提出將成立「台北控股公司」政見,計劃把市府資產證券化,發行公債或可交換債,引入PFI(民間融資提案)增加財政收入。

但隨即遭到舉發陪同召開記者會的開宇諮詢公司背景不單純,兩大股東分別是中國開發銀行和連戰核心幕僚徐立德掌握的環宇投資,因而引發「將把台北市賣給中國」的質疑。震撼首都的「台北控股公司」構想,旋即胎死腹中。

從2月「市府西遷」流產、到5月「新生高地下化」縮手、到7月鬧出「社子島自經區」笑話以及「台北控股公司」爭議,大家並不是不看連勝文的政見,而是看了立刻感到啼笑皆非,連勝文面對各界質疑,往往也都立刻撤回主張,根本不敢堅持到底。

事實的真相是,大家並非存心看連勝文出笑話,不是不關注連勝文政見,而是他每次出手都不堪檢驗,不是程度太差,就是政策太幼稚,都一再凸顯出他對市政根本不了解,卻還要自以為是提出與眾不同的首都改造政見,才導致每次出手都堅持不了一個禮拜的敗興而歸。

連勝文後來還特別抱怨說,他的「社會住宅」政見也被大家忽略,又怪媒體只重「煽色腥」的選舉八卦,導致選舉脫離政策辯論正軌。這種「只會抱怨別人、無能檢討問題、無心檢討自己」的自我理解,顯然也完全不是事實。畢竟,如果連勝文果真如此關心政策辯論,就該利用11月7日唯一的一場台北市長辯論,好好宣傳政見並質問柯文哲。

但連勝文在候選人交叉提問時,卻不問自己聲稱最重視的「社會住宅問題」,反而質問柯文哲的「墨綠歷史問題」。

更可議的是,連勝文所推薦的「台灣競爭力論壇」提問代表彭錦鵬,並未質問柯文哲的經濟主張,反而把矛頭指向柯的MG149問題!連陣營擺出如此明顯「不關心政策、只在乎輸贏」的辯論策略,竟還有臉皮說自己最重視政策辯論,言行不一到這種程度,以為台北市民都看不見嗎?

連勝文對市政的心不在焉,更徹底表現在11月11日的電視專訪跳針演出。為了搶救連勝文選情,TVBS節目主持人趙少康特別安排連勝文接受訪談,連續三次做球給連勝文談中韓FTA對台北市的衝擊。

結果連勝文連續三次都答非所問,不斷跳針脫離主題,氣得趙少康只好在三問之後切入廣告。該節目訪談片段自11日上傳後,截自11月19日,瀏覽人次已經超過77萬,分享近萬次,堪稱是連勝文「市政零分」的大幅曝光。

連勝文對市政如此心不在焉,如此脫離現實,也難怪隨性提出的政策主張經常「見光立刻死」,個人的隨性發言也經常「脫口成語錄」。例如7月15日,他竟然在港湖房仲面前,脫口而出「很多人搬到內湖、南港、大直,發現生活機能不夠,晚上黑壓壓一片,沒有便利商店、超市,傳統市場都沒有,問題就出來了!」讓現場一片嘩然,立刻被網友KUSO為「港湖黑壓壓」語錄。

另如7月25日,連勝文突然一時興起,表示「如果我今天回去睡覺,第二天起來台北市府門口突然噴出油來、突然噴出石油來,那我告訴你食衣住行、吃喝玩樂我都包」。這種突發奇想,也迅速被網友KUSO為「台北噴油」語錄。

另如8月25日,連勝文探訪南機場攤商,竟然在攤商最關心的瓦斯桶面前,堅持認定「老舊住宅一定有瓦斯管線問題」。儘管攤商一再強調他們的問題是「瓦斯桶」,連勝文卻始終視若無睹,只一再強調當地並不存在的「瓦斯管線」問題。這種睜眼說瞎話的自以為是,立刻被網友KUSO為「瓦斯桶」語錄。

不管是「港湖黑壓壓」,或是「台北噴油」,或是「瓦斯桶」語錄,如果不是連勝文的驚人之語,網友豈有「看連勝文出笑話」的空間?如果連勝文自己不夠奇葩,網友如何把連勝文KUSO化?

如此一個「資歷不出色,沒政治成績單」、準備完全不及格的市長候選人,也難怪會不斷出包,不斷出糗,淪為台北市長選舉有史以來的天大笑話!

最近〈新新聞〉副社長陳東豪爆料說,連勝文因為選情越來越艱困,曾感到困惑問幕僚說「我有那麼爛嗎?」後來聽說到廟裡拜拜,連勝文前腳剛走,柯文哲後腳就來,柯得到的掌聲明顯比連還大。連勝文聽到之後,不禁又問一旁的市議員說「我有那麼爛嗎?」選到最後八天,他的信心幾乎已經崩潰。

連勝文悲劇,至少給台灣有志從政者一個警惕:凡事只能按部就班,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莫想要借勢一步登天,因為在一飛沖天失敗瞬間,恐怕就是跌落更不見底的深淵,一跌不起的重傷,反而更難重新站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ttt 的頭像
tttt

Anderson 四處逛逛

tt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